←回上一頁

「情緒價值」(1):架子端起來,距離隔開來

2024-01-23 16:31  作者 / 胡又天

Photo by Mayur Gala on UnsplashPhoto by Mayur Gala on Unsplash

收聽連結: https://shorturl.at/abV28  

這詞是怎麼流行的呢?大概是來自這樣的一句話:「男女朋友能提供的,不過是情緒價值。」或者你也可以再進一步把「男女朋友」代換成「配偶」。類似的台詞,有「女人只會阻礙我變強」之類。以前成龍也在訪談中說過:「兄弟能讓我事業蒸蒸日上,女朋友不能。」

在一些「為什麼現在男人不想交女朋友、不想結婚了」之類的問題底下,有很多人就會發一些圖文,曬一曬帳單,說自己最近帶老爸老媽出去玩,吃好喝好,大家很開心,只花了多少錢。同樣這點錢,你拿去追女朋友,請她吃飯,她可能都嫌你不夠高級,嫌東嫌西,完了也不給你個準信,不說要不要繼續,就把你吊在那邊。如果真想結婚,一大堆問題又來了:房子怎麼辦,車子怎麼辦,彩禮多少錢,將來規劃怎樣怎樣……一樣樣都可以給你挑剔。你就會想問:我為什麼要這麼累,這麼活受罪呢?人家也有她的道理:女性需要安全感。那男性需要什麼?需要快樂的話,那有很多其他方式可以滿足;需要後代的話,又是為什麼需要後代?能不能就不要後代,想其他辦法去得到以前人想讓後代提供的東西,如果沒有辦法,那就創造辦法,這絕對是一門大生意,前景不可限量。

這整個背景大環境,相信大家也都很明白,是經濟下行。但在文化方面呢?我們就要來分析一下「情緒價值」是一個什麼樣的詞。

「情緒價值」,你看上去就知道,這是一個典型的現代詞彙,是出自一種把所有事物都加以分類和量化,並且客觀化的科學思維。確切點說,是管理學的思維。古時候的人是不這麼講話的,我們以前是不這麼講話的,請大家注意,這裡我要講的概念非常重要。

以前,我們的語言,是跟著我們的主觀直覺來的。以前人講「長短」,現在講「長度」;以前講「輕重」或者「他有多重」,現在講「他重量是多少」;以前講「大小」,現在也還講,但如果你想要體面一點、正式一點,你會傾向於使用「體積」「規模」「體量」這種感覺起來更嚴謹的用詞。我把這種用詞,稱作「度量衡語言」。為什麼會這樣?大家可以先想一下。

這種用詞,在我觀察中,最氾濫的有「性」「度」「化」這三個系列。以前我們講「行不行」,現在講「請你作一下可行性分析」;以前我們說「這本書好看」,現在講「這本書可讀性高」;「度」系列除了剛剛講的長度、體量這些度量衡用詞,還有就是把原本不好量化的東西來去量化,例如我們以前講「這姑娘臉蛋兒很漂亮」,後來開始講「她的臉起碼有85分」,再後來,大概十年前開始,就出現一個新詞叫「顏值」,容顏的顏,「顏值暴表」了,就是美到破100分。這個詞乍看之下好像是日文來的,因為日文的確經常用「顏」,你去藥妝店都會看到很多「顏」字,然而,這是當代中國大陸網友創造出來的新詞。

還有「化」系列,除了中文固有的用法,就是把英文的用法搬過來用,像剛剛說的「量化」這種還好,和中文固有的講法算是相通,但跟「量化」相對的一個概念,「質化」,這個就不太容易望文生義。再有就是什麼「去中國化」「去中心化」「泛政治化」,我們科學政治化,政治宗教化,宗教經濟化,經濟詐騙化,只有詐騙科學化,完美閉環。有時候這種造詞法的確是很簡單省力,但我們要注意到這類詞彙的一個關鍵作用,就是它會把我們的心和其他人隔開來。換句話說,就是「拉開心理距離」──這個說法,就是剛剛提到「性」「度」「化」的「度」系列。

以前我們要講喜怒哀樂,就講喜怒哀樂;現在呢,首先把它抽象化,一概歸類為「情緒」,然後分出「正面情緒」和「負面情緒」,或者說「積極情緒體驗」和「消極情緒體驗」,再之後就開始計算,你付出的叫「情緒成本」,你獲得的叫「情緒收益」,然後「情緒收益」減去「情緒成本」,計算結果就叫「情緒價值」。然後就像尋常的買賣一樣,如果收益低於成本,這就不划算,你就會覺得被凹了。又或者,雖然在一起還算快樂,情緒上有些收益,但你再算其他項目的帳,把「機會成本」的概念帶進來一起考量,我花了多少錢多少時間啊,如果我拿這些錢這些時間,去做別的事,去跟別人玩,或者就自己玩,會不會更好?

這就是「情緒價值」這個詞的流行基礎之一。也許你以前就聽過這個詞了,我查了一下,它最早是2001年美國一位商學院教授提出的概念,用來描述顧客與企業之間的關係。人家那是商學院,需要用這種科學的、客觀的、量化的詞彙把架子端起來,但現在是普通人也學著用,而且不只是用在做學問或做生意上,而是聊天,談生活問題,談人生哲學也用。這意味著什麼呢?

你或許會想說:這有什麼問題嗎?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不是本來就這樣嗎?總有一些沒法用數字算清楚的帳,但每個人心裡總是自有一把尺的。那麼,用「情緒價值」這個詞,把那把尺現形出來,又有什麼不好呢?人家說話不愛用主觀的、直覺的詞,喜歡換一些量化的,科學的來用,又有什麼不好呢?黃仁宇《萬曆十五年》不是說,古代中國朝廷,壞就壞在缺乏「數目字管理」的能力,那現代中國改過來了,不但政府學會了,連民間日常生活都裝備上了「數目字管理」的思維,這又有什麼不好呢?

那我說,好和不好,當然是相對的。剛剛講到「性、度、化」的「化」系列,有一個詞大家應該很熟悉,就是「物化」:反對物化女性、人不應該被物化,更不應該自我物化。話雖如此,但在現實社會中,人命常常就是可以用錢算,而且不等價。去年埃及有位喜劇演員談巴以衝突,拿出歷年來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在衝突中的死亡人數,說2014年對以色列應該是個好年份,那年以方死88人,巴方死2329人,這人命的「匯率」是1:27,好,那現在大家是不是要根據這些「比值」來商量說以色列應該報復到什麼程度,殺多少人才是合理的、對等的?

我們一聽就知道這很荒謬,然而那位老哥說這話,正是要突顯這種荒謬,把人家不願意擺在檯面上明講的那些沒法講的事情講出來,提醒我們所有人去直視這個人命不等價的殘酷現實。而今「情緒價值」在中國大陸網上輿論的流行,也是同樣的道理,也是基於一種,雖然沒有直接被圈禁屠殺那麼殘酷,但也很折磨人的現實。


現正直播
←回上一頁

也許您會感興趣


名家

陳敏鳳專欄/藍白召委的交換是浮士德式?原是隔空抓藥而已【菱傳媒】

原文網址:陳敏鳳專欄/藍白召委的交換是浮士德式?原是隔空抓藥

2024-03-01 14:28

名家

施威全專欄/漁船被撞翻?自翻?海委會留縱深才能解套【菱傳媒】

原文網址:施威全專欄/漁船被撞翻?自翻?海委會留縱深才能解套

2024-02-26 14:30

名家

愚不可集專欄/「廣大興28號事件」的既視感,會出現在台海嗎?【菱傳媒】

原文網址:愚不可集專欄/「廣大興28號事件」的既視感,會出現

2024-02-23 17:12

好好聽Podcast

「宏大敘事」與「精神內耗」(1):大國小民的輾轉反側

收聽連結:https://is.gd/Nu62Hf

2024-02-22 09:21

名家

張競專欄/美國面對臺海議題國際社會論述困境【菱傳媒】

原文網址:張競專欄/美國面對臺海議題國際社會論述困境【菱傳媒

2024-02-21 14:20